第3494章(1 / 2)

“你怎么了,脸色好难看。”她盯着他苍白的脸颊,然后抬起手,朝着他额头沁出的一层薄汗拭去。

明明害怕的是她,但是现在,好像害怕的人,倒是变成了他似的。

“没什么,大概是今天赶到深城这里,有些......累了吧。”他道。

“那你早点休息,好了,现在就睡觉!”她道。

她这里是vip病房,就算是陪夜人员睡的床,也都比较宽敞。

易谦锦主动拉着沈寂非来到了陪夜要睡的那张床上,把沈寂非按在了床上,“好了,你睡!”

沈寂非有些哭笑不得,“小锦,你是病人!”

“我这不是又没受多少伤嘛!你先睡,你睡着了,我就去睡!”她道。

看着她坚持的眼神,他只得在床上躺好。

“好了,快闭上眼睛睡吧。”她说着,嘴巴轻轻哼起了催眠曲的曲调。

柔和的曲调,让人放松着精神。

“小锦,你还是......非找到小渊不可吗?”沈寂非的口中突兀地说道。

易谦锦的身子僵了僵,随即轻轻地垂下了眼帘,“嗯,我......非找到他不可。”不管他是死是活,又或者变成了什么模样,她都想要找到小渊,然后对小渊说一声对不起!

就算很多人对她说,小渊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,就算找到也没什么意义,又何必一直挂念着。

可是,这种挂念,不知不觉,已经成了她的一种习惯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